您的位置:首页——琴棋书画——正文

我读,我乐,故我在

文章来源:北师大国学教育网    

坐拥书城南面王

南宋陆游在《书巢记》中描写自己满屋子都是书,“吾室之内,或栖于椟,或陈于案,或枕藉于床,俯仰四顾,无非书者。吾饮食起居,疾痛呻吟,悲忧愤叹,未尝不与书俱。”
 
今天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多了,很少有人会特意去藏书,但是家中有一些书籍,既是装饰,也方便阅读。
 
古人读书有“三上”,即“马上”“枕上”“厕上”。
 
“马上”今天可以换成“车上”;“厕上”这是个人喜好,不必模仿;“枕上”确实对很多喜欢读书的人有吸引力。
 
床头备有几本闲书,临睡前读上几页,愉悦了心情,也有助于睡眠。

书卷多情似故人

古来书痴多,东晋陶渊明在《五柳先生传》中说自己,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,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。”
 
书痴一旦不得读书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清代诗人萧抡谓说,“一日不读书,胸臆无佳想;一月不读书,耳目失清爽”。
 
书痴若是一天不读书,就觉得自己变俗了;两天不读书,就不会说话了;三天不读书,就觉得自己变丑了。北宋代黄庭坚说,“一日不读书,尘生其中;两日不读书,言语乏味;三日不读书,面目可憎。”
 
在书痴的眼里,读书几乎可以代替一切。南宋诗人尤袤说,“饥读之以当肉,寒读之以当裘,孤寂而读之以当朋友,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。

《汉书》下酒

 北宋的苏舜臣有一次到岳父家作客,每天晚上都要找老泰山要酒喝,而且一要就是一石。
 
岳父很奇怪,就偷偷摸摸去看,只见他女婿一边读《汉书》一边喝酒,一口一口又一口,看到高兴时更是拍案而起,端起大杯,一口闷。这就是著名的“《汉书》下酒”的典故。
 
裸体读经

清朝学者顾栋高从小到老,没有一天不读书,夏天时为了静心读书,把门关上,为了对抗暑热,脱光衣服,赤条条一丝不挂,手拿一卷经书,高声朗读。
 
有客人来,听到他的读书声,从门缝里一看,不禁大笑。顾栋高听到有客人来,急忙穿衣出来。

四时读书乐

 元代翁森有《四时读书乐》组诗四首,分别写春夏秋冬四季读书的快乐。
 
“读书之乐乐何如,绿满窗前草不除。”
 
因醉心于读书,沉迷于书中,忘记了时光流逝和季节更替,窗外已是绿草茵茵而不知。南宋叶采《暮春即事》也写春天读书的沉迷与快乐,“双双瓦雀行书案,点点杨花入砚池。闲坐小窗读周易,不知春去几多时。”

“读书之乐乐无穷,瑶琴一曲来薰风。”
 
夏天若有凉风吹来,琴声中读书一卷,心旷神怡。清朝庄德芬《初夏东轩读书》写午后清风中读书之乐,“披卷当午凉,豁达开交疏。清风来徐徐,飘然动轻裾。”
 
“读书之乐乐陶陶,起弄明月霜天高。”
 
秋夜读书疲倦,出户看明月霜天,精神为之一爽,回屋继续读书。明朝詹同《秋夜吟》写秋夜读书的寂寞与寒气逼人,“桂树丛丛月如雾,山中故人读书处,白露湿衣不可去。”

“读书之乐何处寻,数点梅花天地心。”
 
冬天读书,踏雪寻梅,体味天地之心。清初金圣叹有三十三种“不亦快哉”,其中之一是“雪夜闭门读禁书,不亦快哉”。试想一下,金圣叹老先生在“战退玉龙三百万,败鳞残甲满天飞”的雪夜,关紧房门,身穿老棉袄,对着红火炉,聚精会神,两眼如炬,一本《金瓶梅》看得津津有味,心驰神往,喜不自胜,不亦快哉
 

返回顶部TOP